期刊卷首语的功能与写作

范文帮发表于2020-12-05 23:30:01归属于综合论文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一、卷首语,序跋类文体的分衍

  期刊卷首语,是期刊编辑者排在正文版位之前的文章,一般篇幅短小,言简意赅,有告知、导读、评论等功能,以凸显期刊特色、吸引受众,达到推销的目的。宽泛而言,卷首语自期刊诞生起即产生。1833年8月1日普鲁士传教士郭士立于中国广州创办、主编的《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是目前学术界大多认可的中国本土最早的中文期刊,其中的序、论等已显露出引介、告知等类似卷首语的功能。图书情报工作者与医史家对江苏人唐大烈于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起陆续编辑刊印的11卷《吴医汇讲》是否期刊的争论中,肯定《吴医汇讲》为期刊者的主要论据之一,就是其卷首的序、跋[1]。作为中国近代期刊萌芽的《吴医汇讲》,其序、跋等涉及编选宗旨、出版方式、提倡学术争鸣,具有早期卷首语的特点。其实,从序、论、跋等文体可以明显看出期刊卷首语受我国数千年书报编撰、出版影响的烙印。“卷首语这一文种,是从古代序跋类文体中分衍出来的,和古代的序文本质上没有多少差别。”[2]“卷首语”中的“卷”,从语义源变分析,就是直接来源于“书籍册本、篇章”的义项。随着我国期刊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期刊设置了卷首语。“早期卷首语以篇目引介和编辑信息为主,告知属于期刊卷首语的基本功能”,“随着卷首引介与编排方式的变化,封面要目、分栏目录等部分承担了卷首语的提示作用,话题评说在事实上成为卷首语的主要类型”。[3]卷首语不再只是期刊正文的依附,而是发展为独立的生命体。从编辑学的角度对期刊卷首语进行分析研究,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实现卷首语的交际目的。

  二、卷首语的功能和目的

  期刊业发展至今,卷首语从形式到内容可谓丰富多彩,卷首语的功能也因所属期刊的类别、性质、读者对象、编辑意识、撰写者笔力等表现不一。对其功能的分析,也因切入的角度、期刊的类别、分类的标准等差异而有不同的结论。如有研究者对学术期刊中学报类别卷首语的功能进行了剖析,认为“它具有‘导引学术研究、推介优秀作品、介绍文章背景、体现编辑思想、提供文献检索功能’”和“记录学术史功能”六种[2]。田大宪先生《期刊卷首语的模式生成与创新路径》(《出版发行研究》2010年第2期)一文,认为期刊卷首语依其功用可分为导读、告知、评述几种类型,随着期刊业的变革,卷首语“在沿袭其基本功用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变一般推介为话题评说,体现卷首的主导趋向”,“变篇目提要为主编感言,强调卷首的身份规格”。田大宪先生的划分着眼于期刊整体,准确、简洁而实用。笔者在此基础上,对各类型包括的内容略作调整,对卷首语功能划分如下:(一)告知。包括广义的卷首语,向读者传递编辑主体的信息,如改版、稿约、声明等,或交代主题背景、缘由等。(二)导读。结合当期文章,提纲挈领,予以评述推介,凸显价值所在,引导读者关注。(三)评论。在编刊宗旨范围内,代表编辑部立言。既可结合当期文章,又可在当期文章之外,确定话题,述评议论,抒情言志。无论对期刊卷首语进行怎样多角度、多层次的分析研究,研究者都要对编辑者设置卷首语的目的有清醒的认知。如果说,“作者与读者的关系可以比作营销主体和营销对象的关系,推销的是抽象的文化精神‘产品’”,[4]那么卷首语就如同营销主体在自身期刊这一媒介平台上搭建的和营销对象沟通的桥梁,而卷首语的撰写者和期刊出版方之间就是委托者和受托者的契约关系。卷首语的撰写者以营销主体、营销对象都能接受的方式和内容,凸显期刊的亮点、特色,助力期刊品牌的打造、维护,助推期刊由精神产品到商品的转换。由此,我们对卷首语的设置目的,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卷首语是期刊出版方提供的、方便读者了解期刊的宣传窗口,它展现期刊的内涵、风格、格调,并以此提升读者的黏着度,达到推销的目的。这也是期刊商品属性的具体体现。

  三、卷首语的写作

  (一)对撰写者要求。期刊卷首语的撰写者,以编辑部门业务负责人(如主编、执行主编等)为主,其他主要还有行业内的专家、行政系统或企业的领导(多见于内刊)等。部分期刊卷首语虽为转载文章(文摘),作者来源较杂,但其选择结果也是编辑决策人员意志的体现。写卷首语之前,撰写者必须对期刊有较全面、透彻了解,吃透编刊宗旨,把握风格、特点,掌握版面能够容纳的字数,尤其对当期内容,要甄别出重点文章,判断出精华所在,以确定是否在撰写卷首语时予以适当推介或发散;以领导身份为期刊撰写卷首语,还要具备代表管理层对工作愿景、具体目标、要求等明示的自觉意识。可以说,这是对撰写者的职业素养、眼光和表达能力的考验。需要注意的是,主编签发付印样时,需要对卷首语涉及的当期文章再次核对,以免对应的文章撤换或相关内容修改。有的期刊在目次中对重要文章配有简介等文字,可能需要编辑人员对卷首语和此类文字予以处理。如《家居廊》2020年第7、8期合刊目次中,“回家”板块下有八篇文章,其中四篇文章标题下附有内容简述,事实上已起到了导读作用;对此情况,卷首语撰写者或编辑就要细心对照,以免内容重复。卷首语不同于期刊正文,无论是否编辑部门人员撰写,其或提示说明,或评价表态,都更多地体现着期刊的立场、观点和看法,在事实上,编辑部门已认可了撰写者代表期刊发声。因此,在把好内容关之前,对撰写者的选择至关重要。借用外力适当,对提升卷首语内容质量和期刊品牌形象,事半功倍。如,近年《编辑学刊》的卷首栏目《开卷有益》,每期约请直面市场的各出版社负责人撰稿;《大众医学》的卷首栏目《健康随笔》《家庭用药》的卷首栏目《健康箴言》,每期分别邀请医学界著名专家撰稿。这种做法,在确保内容权威性的同时,也显示出编辑部门作者资源的丰富和作者队伍的高质量,有效地提升了期刊的品牌形象。(二)文体相谐,风格相契。期刊类别不同,对卷首语文体、风格的要求不同。通常,卷首语要做到与期刊正文文章文体相契、风格相谐。“卷首语这一文种,在表达方式上几乎不受限制,除了说明和议论,还可以使用记叙、描写及抒情多种表达方式。在通常情况下,它以短论、短评、按语、提要、主题说明等体式反映,也可以写成随笔式、散文式、杂文式等语体和文体形态。”[5]撰写者动笔前一定要十分清楚读者对象是怎样的群体,这一群体选中这种期刊阅读的目的何在。由此作为出发点,结合期刊性质,确定卷首语的文体、语言风格和内容的适配性,就会减少偏差。相对而言,感性的表述适合文学类期刊;非文学类期刊则多侧重理性,如学术期刊的卷首语,严谨平实,逻辑周密,应是基本要求。(三)立足受众,内容切旨。和卷首语这一文种在表达方式上几乎不受限制相似,卷首语内容的选择也无定规,但这并非没有限制。在切合编刊宗旨的同时,立足期刊目标受众需求,实现明确、完整地表述,是期刊卷首语写作的基本要求。在上述前提下,按卷首语内容与期刊正文联系的紧密程度,大体可将其分为以下三类:一是紧密相关。筛选当期重要文章,扼要介绍内容,并予以简评;或针对某一内容板块的主题,向读者阐发其意义或目的。这一类别以按语、提要、主题说明式卷首语为典型。如《闽江学院学报》自2002年第1期起,十余年来“每期的《主编寄语》都重点介绍经典栏目《闽文化研究》,即对栏目中的文章进行一一介绍与评点,并兼顾其他栏目中特别出彩文章的评点”,[6]就属于在文章提要基础上,评价其价值。这不仅要求撰写者通读当期刊载的全部文章,还要求撰写者具备学术修养和精准的学术判断力。再如《中国工程科学》2020年第3期卷首语,交代该期专刊汇集了2018年至今“我国激光技术与应用2035发展战略研究”项目主要成果的背景原因,表明了期望为政府部门决策参考、为读者提供有益思考的目的,属于典型的主题说明。若对主题涉及的方面缺乏足够了解,撰写者的说明文字就难以切中肯綮。二是由点生发。既可以从当期刊载的文章中寻找立意点,抓住一个观点、事件或人物,借题发挥,达到阐述论点的目的;也可以直接亮出观点,以当期刊载的文章为佐证或补充、延伸。无论如何着笔,都能够做到既发散得出去,又收得回来,与正文貌离实合。这一类别以短论、短评式卷首语为典型。如《旅行者》2020年5、6月合刊卷首文章《命运召唤我起航》,以当期封面人物、音乐剧演员郑云龙的旅行专访开篇,借题发挥,篇末点出自身刊物“想推广中国人的深度旅行”并“坚持着熏陶中国人的旅行品位,拓展国民灵魂里的旅行深度”的愿望和努力。再如《人物》2020年4月号卷首文章《纯粹的火焰》,以“世界归根到底,是由那些不容易幻灭的人支撑的”立论,亮明了观点,之后举出实例: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在眼科这个领域努力追逐自己的山峰;在被病人砍了几刀后恢复意识,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开始写一本临床书籍的后记。这一实例就来自当期《陶勇:人类的眼睛里面,藏着他想要征服的山峰》一文。这一引证,既起到支撑论点的作用,又达到了向读者推介文章的目的。三是形散神聚。与正文无直接联系,内容偏重对时代、人生的思考、感悟,但并非天马行空,而是在编刊宗旨范围之内,立足并满足目标受众的阅读需求。此类多为随笔、散文、杂文式卷首语。文摘类期刊的卷首语在这方面体现尤为突出。这类期刊大多立足目标受众特点,选摘中外作者隽永的短文作为卷首语,虽在具体内容上与正文并无对应,但风格、趣味一致,严格限定于编刊宗旨范围。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2008~2010年出版的图书《名刊卷首语精选》(共三辑),收录了《读者》《青年文摘》《意林》《格言》等杂志多年来的数百篇卷首语,其中绝大多数可以归入此类。以上类型划分,是从内容切入,通过梳理卷首语和期刊正文关联的不同程度,展示其内容选择的巨大空间。其根本目的在于向撰写者说明,无论选择什么内容,都不可脱离办刊宗旨,必须以读者需求为中心,这是卷首语撰写者必须具备的最基本的写作意识,也是不可逾越的界线。(四)文字凝练,言之有物。卷首语本身的版位、功能等特性,决定了其所占版面有限,通常少则不足一面,多则不超过两面。由于版面的限制,要在有限的篇幅内言之有物,撰写者就需要高度概括内容,提炼精华,组织和凝练文字,形成了卷首语篇幅短小、言简意赅的特点。这一特点,方便读者在较短时间内完成阅览,了解大意,发挥卷首语的功能。期刊的成功,在于作为内容主体的正文因其价值获得目标受众的认可;卷首语的成功,在于将刊物的特色、当期亮点完美地传达给目标受众。无论作为撰写者,还是编辑责任人,必须清楚卷首语的“服务”角色,准确定位,切忌与正文“抢镜”,否则便会发生角色错位,本末倒置。(五)导向正确,尺度合宜。卷首语是编辑部的“声音”,体现的是刊物的立场、态度和编辑业务水平;相比正文,对读者更具引导性。因此,内容导向和尺度的把握至关重要。包括期刊在内的出版产业,因其产品的特殊性,具有不可回避的意识形态属性,古今中外的政府对其都有法律、法规等管理制约。卷首语的撰写者以及编辑流程各环节责任人一定要本着高度负责的精神,了解并严格遵守法律、法规,以免偏差。与一般作者不同,卷首语的撰写者在“文责自负”的同时,还要对代表的期刊负责,对期刊的读者负责。要承担起上述责任,撰写者在具备素质要求的同时,在语言表达、内容把握方面,应严谨求实,理据可信,不可妄断,切忌极端;要充分考虑包括目标受众在内的社会大众的接受程度,适时而言,适量而言,适当而言,以确保卷首语能够按出版方的期望,对期刊进行正面、有效推介。

  作者:纪大庆 单位:现代家庭杂志社

返回综合论文列表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